新華網重慶3月26日電(記者王曉磊)“我看到幾輛車絞在一起,裡面全是人在呻吟。”回憶起25日凌晨的慘烈車禍,乘客楊樹洋說。
  發生在包茂高速重慶黔江境內的重大交通事故,一輛客車側翻後多輛車連續追尾,目前已造成15人死亡,56人受傷。
  “電話里,女兒的聲音好小好小”
  25日1時許,王德才突然被女兒的電話驚醒了。
  這位67歲的挖泥工人頓時緊張起來,這時不該有電話,女兒正連夜坐大巴從廣東順德回四川瀘州老家,到站的時間應是上午。
  電話里,王德才聽到女兒細微的聲音:“爸爸,車子翻了……”
  王德才哭了起來:“她的聲音好小,好小。”
  出事的路段在重慶黔江。對於常年居住在四川農村老家的王德才來說,黔江遙遠而陌生。
  半夜,他找到了在學校教語文的兒子:你會上網,快查一下這個“黔江”在哪裡,怎麼趕車。
  數個小時後,揣著兒子給他畫的地圖,王德才趕最早的一班車,踏上了尋找女兒的路。
  在不停輾轉換車、趕了400公里路後,他來到黔江民族醫院,卻沒見到女兒,因為胸部受傷較重,女兒王澤英已經在重症病房裡超過10個小時。
  老人在病房前久久獃坐,每次目光投到病房門上,就忍不住抹眼淚。
  到四川瀘州找女兒的另一名乘客王業生的嫂嫂,沒想到這一找就成了永別。前不久,她的家庭遭遇打擊:女兒失蹤了,有消息說是被人拐帶到了四川瀘州。
  懷著一絲希望,她離開了打工地廣東佛山到瀘州尋訪女兒。為了出門方便,小叔子王業生和她同行。
  撞車的剎那,她飛了出去。“我看到嫂子落到了地上,被後面的車軋了。”王業生說。
  王業生爬出了扭曲的車廂,想去看看嫂子的情況,一輛小汽車追尾而來,正撞在客車駕駛室上,把王業生又撞回了車廂。
  王業生的右手和肋骨斷了,手臂斷骨處高高腫起,但他獃坐在病床上,似乎感覺不到痛,“侄女兒再也看不到她媽媽了。”
  “幾輛車絞在一起,裡面全是人在呻吟”
  出事的路段,是包茂高速阿蓬江至濯水路段。它連接著兩個景區,後面是阿蓬江景區,前方是濯水古鎮。
  雖然風光美麗,但這條路彎多、隧道多,兩旁隨處可見“急彎”“險”的巨大警示牌。當地幹部說,夜裡還常有大霧,能見度差。
  事發當晚零時許,天下著雨,“川E34436”客車經過阿蓬江,穿過了天燈隧道,繼續向前。有乘客說,沒感到車有減速。
  出隧道不遠,客車又駛過了一個提示牌:“到服務區醒一醒,防止疲勞”,箭頭指著阿蓬江服務區。
  幾分鐘後,客車在一個下坡路段側翻,隨即被貨車“渝BR2602”追尾。隨後,同向駛來的多輛車又連續追尾。
  乘客楊樹洋說,自己坐在最末一輛追尾客車的第一排。“完全沒看到前方的車禍,等發現路邊有手機、電筒之類的光在晃時,已經來不及了。”
  他從車廂里爬出來,看見幾輛車絞在一起,印象中有三輛大客車,一輛貨車,一輛小汽車,扭曲的車裡全是呻吟的人。
  記者在事發現場看到,碎片和雜物被拋出百米遠,數十米長的護欄扭曲成多個W形。經過數小時清理,路面上還零星散落著衣物、牙刷、手套等生活用品,有的衣服上浸透了血,清理人員正默默地收拾。
  “明明下雨,又是下坡路,如果大家都能小心一點,也不會這麼慘。”楊樹洋說。
  又是高速路上 又是“紅眼卧鋪”
  事發後,有人感嘆:又是高速路上,又是“紅眼卧鋪”。
  進入3月後,山西、甘肅、吉林、四川等地接連發生多起重大交通事故。前不久公安部交管局提示,綜合近5年春季道路交通事故分析,高速公路重特大事故最多,占35.5%。
  “交通事故不能徹底消除,但可以全力減少。”西南政法大學教授、心理咨詢中心主任王安白說,此次包茂高速重大交通事故的原因還有待調查,但有一點必須先行:強化駕駛人員安全文明意識,以嚴格的制度治理“三超一疲勞”。
  他表示,目前相關安全管理措施越來越細緻,例如對凌晨2點到5點營運的卧鋪客車就近引導休息,今後關鍵要加強落實。
  鑒於“紅眼長途客車”屢發重大交通事故,近年還有不少專家建議,取消800公里以上的超長途汽車客運,重新規劃交通線路,讓大客車司機不再連夜趕路。
  “增加乘客交通成本,難。”重慶交通大學博士生導師黃承鋒說,相關政策短期內難以出台,目前關鍵仍要從安全管理、汽車設計等多個方面想辦法,同時不斷提升人們的道路安全文明水平。
(編輯:SN095)
創作者介紹

義大利進口傢俱

hh22hhaxo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